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问君姝 > 第180章 生父

第180章 生父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江宁娘提出要去京郊庙宇上香,林茜檀并不阻挠反对。她也很想去白马寺看一看,现在的白马寺怎么样了。
  
  王元昭事后去看过那深深藏在山涧底下的兵器库怎么样了。由于在那动乱中使用到了大批兵器,兵器库中自然已经被搬运一空。
  
  偌大山脚一片全是空洞……
  
  由此,她答应了一声,这件事情便算是定了下来。
  
  之后,再和江宁娘坐着说一会儿话,外面管事的进来请求示下,林茜檀站了起来,去了隔壁暖阁处理。
  
  江芷悦对此很是不满:“姑母怎么把掌家的事分给她了?”
  
  江宁娘点了点她的额头:“你真以为这掌家的位子是好做的?”
  
  由于要去白马寺,当天晚上林茜檀特意早一些洗漱了睡下,楚绛又刚好回得晚,回到屋子里的时候林茜檀已经睡下有了一会儿了。
  
  去白马寺的事,还是丫头告诉他的。
  
  廊下。
  
  绿玉正站在楚绛的跟前,楚绛问,她答。
  
  楚绛除了问一些林茜檀日常之外,还问一些诸如林茜檀喜好的事,绿玉挑选着可以说的事情,说了。
  
  他没有再进屋打扰,说完了话,转而去了他就在隔壁不远的书房。
  
  大晚上的,思乡院书房的灯亮了起来,在漆黑的夜里尤其的明显。
  
  明显到过路的奴婢都看到了楚绛那里的灯光。
  
  远远的,岔道光线黑暗之中,有一个探头探脑的绿衣小姑娘看了一眼,立刻就往某个方向去了。不一会儿,这消息就被她送进了江芷悦的耳朵里。
  
  本来正坐在桌面上百无聊赖翻看闲书的江芷悦,一个兴奋,立即就站了起来,“当真?”表哥既没有留宿正房,也没有去别处,而是去了书房!
  
  绿衣丫头点头如捣蒜:“奴婢还特地多看了有一会儿,听见表少爷吩咐人若非急事,不要入内打扰。”大概会在里面待上好一会儿。
  
  江芷悦于是高兴地拍了拍手,笑得十分灿烂:“那还等什么?咱们快过去!”
  
  刚说着,又停顿了脚步,“对了,炉子上蒸的鸡蛋羹好了没有?”
  
  当即就有机敏的婆子跑了出去,去另外一边屋子里催促去了。
  
  这东西本来是她自己叫人弄了解饿用的,正好,带过去,就说是特意给表哥弄的吧!
  
  那边东西出炉还要一点时间,江芷悦想了想,干脆折返了小跑到妆奁前面,翻翻找找的,特意往自己脸上涂了几样时新的花样……
  
  楚绛忙活了一日,的确是正好空着肚皮回来的。他想着反正用不了多久就肯定要睡觉的,所以根本不打算吃一点什么进去。
  
  江芷悦的鸡蛋羹,来得正是时候。分量刚好,又是新鲜出炉。江芷悦满脸笑意:“我记得表哥最喜欢吃这些。”
  
 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,人家大晚上的特地冒着风寒跑来,楚绛也不忍心把人给直接打出去。
  
  再加上鸡蛋羹的味道确实十分香醇,他食指大动。
  
  江芷悦于是让人把汤碗搁下,亲自给楚绛装碗,盖子一开,香味更浓。
  
  接下去,楚绛吃人嘴软,江芷悦要留下,他也不好态度太过强硬了。
  
  “表哥对我最好了。”江芷悦笑咪咪的样子,像极了小时候。
  
  楚绛愣了愣,说起来,他和江芷悦相处,其实比林茜檀要多得多,他道:“你表嫂对你也不错。”同样是表妹,眼前的这一个,对待那边睡着的那一个,态度可并不友善。
  
  江芷悦学聪明了,尽管心里不以为然,但却并没有在楚绛跟前非得说一些对方不爱听的话,反而是乖巧地答应,让楚绛确实有些意外。
  
  江芷悦的耳边,回荡着她母亲前一阵子教她的话:“没有男人会喜欢和自己对着干的女人的,你就是看那姓林的不顺眼,想做一点什么,那也得偷偷干,别叫你表哥看见听见!”
  
  这些话,要是放在以前,也许江芷悦只会嗤之以鼻。但现在的她……被现实毒打过了。她想进楚家门,姑母点头没用,还得表哥和“表嫂”同意。
  
  她也不吵不闹,楚绛看着时间不算晚,便也随她,本来他是打算在书房睡下的,结果江芷悦这么一来,他只能等到把江芷悦哄回去了。
  
  屋子里,女子虽然心里觉得无聊,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在那里坐着。而那个男人,干脆提起笔来,处理了一会儿公文。期间,看也没有看一眼江芷悦。
  
  半开的窗外忽然吹来一阵力道不小的风,把江芷悦身上的味道都吹到了楚绛的跟前。楚绛下意识一阵心旌摇曳,随即就皱了眉头。
  
  可恶!他回家进门来时,也不知他母亲又叫人给他吃了什么汤水。他外出应酬,不免有些酒意,以往家里也有这样,交代门房准备了这些。
  
  这也叫解酒汤?
  
  楚绛感觉到身上不对劲,也就不肯再和江芷悦待在一个地方了。
  
  可江芷悦,又哪里是那么好打发的。
  
  他叫人送江芷悦回去,江芷悦故意说什么“小时候表哥也是这样一边做功课,我在一旁玩的”,勾起楚绛心软。
  
  楚绛越发觉得药性难忍,要把江芷悦送走的决心就更大了。
  
  江芷悦没办法,只好不情不愿地站了起来,“表哥赶我走,可以,好歹站得离我近些!”
  
  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。
  
  楚绛无奈,他也怕离得太近,受不住江芷悦身上味道的刺激!
  
  江芷悦不管他答应不答应,立刻故作天真地纠缠上来,楚绛一不小心,被她碰了一下,身上立刻就有一股熟悉的感觉喷涌了出来。
  
  江芷悦再有意无意趁热打铁……不多时,外头的人也只是看到江芷悦羞羞答答地从书房里跑出来,跟着她一起过来的人看她衣裳虽然略有凌乱,却丝毫不像……
  
  想问一问里面怎么样了,却也知道这会儿不是说话的时候。书房里没再有谁追出来,江芷悦的那些婢女,这边看看,那边看看,终究是没有犹豫地跟上了江芷悦,走了一个无影无踪。
  
  另外一边。
  
  屋子里,楚绛却是满面的恼怒,他就不应该心软答应江家表妹什么。刚刚他一个不留神,险些被汤药带着走,竟是没有推开江芷悦。好在神智清醒,及时刹车,没叫江芷悦更进一步!
  
  可这会儿,最要紧的事情,却并不是算这些账本,而是疏解他自己!
  
  楚绛没有回到房中打扰林茜檀,林茜檀一觉到天亮。因为要去白马寺,她早早就爬起来穿衣洗漱。
  
  枕头边上那么明显的没有男人睡过的痕迹,她一边清洗自己,一边问了问楚绛。
  
  钟嬷嬷已经把夜里发生在书房的事情给打听清楚了,脸上一副很是不屑的表情:“……姑爷没有搭理她……”
  
  说楚绛后来去了妾室屋子里。
  
  一大早的,院子里的丫头们一个个的叽叽喳喳原来是在说这个。
  
  林茜檀放在耳坠上的两只手动作略微停顿了一下,而后笑了笑:“知道了。”
  
  她倒是小看了这位江家的表小姐了。
  
  “替我梳一个牡丹头,”林茜檀一边对婢女吩咐,一边又转头跟钟嬷嬷闲聊似的,开起江芷悦的玩笑,浑然不受这事情的影响似的:“嬷嬷大概不知道,表妹之前其实已经做过其他的尝试了。”
  
  钟嬷嬷其实也听锦荷她们说过一些,道:“再怎么,这大晚上的,您还在旁边屋子睡着,她就敢……真是欺人太甚!”
  
  林茜檀闻言冷笑。
  
  在旁边屋子算什么,正妻就躺在床那里睡着,有些人就登堂入室,不要廉耻。有些事情,她还是后来后知后觉想起自己有一次病得实在厉害,迷迷糊糊之际,像是听见床边有什么动静。
  
  林茜檀笑了:“这件事,我若紧张在乎,那才能说是一个‘欺’字。但如果,我并不介意呢。”
  
  她相信楚绛的人品,是不会在他们还是新婚的期间,就做一些伤害她脸面的事的。
  
  可她并不清楚,她说这话的时候,后窗上正站了一个人,这人刚刚从别处过来,是钟嬷嬷口中,去了妾室屋子里睡了一夜的楚绛。
  
  他听见林茜檀这话,转身就走,当然也就没听见林茜檀说的下一句话:“她江芷悦也太低估夫君,也太低估我了。夫君自制力强,而我……只当她是个不甚懂事的小孩子罢了。”
  
  楚绛没走几步路,手里捏着的一支金簪子便被他手上的力气弄得微微有些弯曲,这是他在外面偶然看到的一支,本来要昨天就送给林茜檀的,只是回来得不巧,林茜檀已经睡了,于是他把东西带去了书房。
  
  结果昨天晚上一通事,差点忘了……
  
  既然是已经损坏的东西——他看了一眼,留着也就没什么用了。想了想,他转身赏给了自己身边的人,“可别都拿去赌钱了,好歹拿回家给你媳妇过一眼,知道没?”
  
  那被赏赐了东西的小厮忙不迭地答应着,看那表情,摆明了是受宠若惊。一支足足有十两重量的实心镶嵌宝石金簪,他发财了。
  
  楚绛笑了笑,努力压下心头的不适,走了出去。他这日虽然沐休,但还是有些事情需要出门,是没空陪母亲、妻子一起上山的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